新闻播报
当前位置 首页 新闻播报 行业新闻

零部件并购是整车降价的关键?

2015-05-29
    全球化是技术的本地化。以上汽为首的上海大众和上海通用连续性的欧美品牌降价引发国内车市降价,可以说,报了首轮日系引发的雅阁—帕萨特、别克多米诺骨牌降价“一箭之仇”?这是上行经济调整中“见怪不怪”的规则新常态。
 
  《美国汽车新闻》2014年评选全球零部件配套供应商德国罗伯特·博世、日本电装、麦格纳成为百强前三强。第4至第10名分别为:大陆集团、 爱信精机、现代摩比斯、佛吉亚、江森自控、采埃孚和李尔。中信戴卡股份、香港德昌电机成为全球百强中国的两家,日系占据三成席位。是技术专利排序决定了参 与全球市场的份额地位。
 
  而全球零部件企业突出了国际化的本地化,催生加剧了规则中的并购资本变化的深入性,尤其是吉利博瑞对使用全球零部件厂商整车标准的贯穿,代表了民企并购沃尔沃后每个部位坚挺细节深入方向。
 
  人们一般将降价的因素,归接于整车厂。但真正的降价趋使第一个环节不是由于整车厂,而是直接来自于全球零部件工厂对于中国市场的国产化下移速度。因为他们手里掌控着核心技术进与退的枢纽开关,“抱团取暖”的长期利益和特殊性维系着他们各自的市场技术和利益细节。
 
  2014年,海关总署发布的数据显示:汽车零部件进口321.52亿美元,增长12%。在进口零部件中,小轿车用自动换挡变速箱及零件进口值居于首位。
 
  3月5日,交通部道路运输司首次披露的18种常见车型的零整比系数,其中奔驰在苏、锡、常三市零整比最高为1273.31%,即购买全部配件 的价格可以买12辆整车,维修配件的垄断暴利引起业界哗然。第二批零整比公布的18款车型中,有15款零整比系数超过300%。去年7月26日,一汽大众 奥迪宣布下调国产车型的原装备件价格,降价后奥迪A6L的“零整比”将从411%降至291%。此前,梅赛德斯-奔驰也已在全国下调汽车保养费用,降价幅 度在20%以上。从纵向角度,剥开了垄断行业的冰山一角。从横向角度既然不开放股比,就以零整比抗衡形成恶性循环。
 
  相关部委的反垄断调查证明,在2000年1月至2010年2月,日立、电装、爱三、三菱电机、三叶、矢崎、古河、住友等八家日本零部件企业在涉及中国市场的起动机、交流发电机、节气阀体、线束等13种产品。
 
  这从制造基础方面印证了本土企业发展中的诸多深层次的矛盾没有得到根本缓解,如关键基础材料、核心基础零部件、先进基础工艺和产业技术基础发 展相对滞后,企业自主创新能力不足,一批重大关键技术和产品缺失,部分高端关键装备依然受制于进口,知识产权保护严重不足,自主品牌培育滞后等等,这些是 亟待解决的关键问题。
 
  去年9月15日,采埃孚与天合达成协议。采埃孚以124亿美元的现金收购天合所有上市流通股份。是近10年来,世界汽车零部件行业规模最大的 并购案。两家企业合一意味着组成了410亿美元的全球第二大汽车零部件供应商,与德国博世、日本电装、德国大陆等零部件行业巨头成为同级别的竞争对手。
 
  可以渐进的是上海采埃孚亚太研发中心和天合亚太研发总部的整合,已形成一个超大规模的研发团队。
 
  去年5月18日,上汽集团旗下延锋汽车饰件系统有限公司与美国江森自控有限公司在上海签署汽车内饰业务全球合作框架协议。双方在上海自贸区组 建由延锋公司持股70%、江森自控持股30%的全球性汽车内饰合资公司。新合资公司实现仪表板、副仪表板、门板、座舱模块、控制台模块等汽车内饰产品在全 球范围内的设计、制造和销售,面向中国、北美、欧洲、南非、东南亚等区域在内的全球整车客户,有望占据全球汽车内饰15%份额。延锋对合资公司业绩预期年 增长率为6%~8%。这是上汽通过合资进一步完善整车制造的系列开端。
 
  去年6月,均胜电子通过控股子公司德国普瑞以1430万欧元收购组装线开发商IMA全部股权和相关知识产权后,募资6.89亿元收购Quin GmbH股权。为整车厂商提供人车交互产品、高端方向盘和内饰功能件总成,以进入奔驰、宝马、奥迪等重要高端客户市场,实现全球供应。这是均胜电子通过并 购完善整车制造的一个开端。
 
  与此,株洲时代新材斥资约2.9亿欧元收购采埃孚旗下BOGE橡胶与塑料业务资产,利用两家企业的先进技术、全球化的产业基础和市场上的系统效应,进入国际整车企业供应体系。凡此种种并购代表了本土零部件骨子里刚强的方向。
 
  从平台战略出发,单一车型与平台的全球生物链的关联度,无时无刻不因为牵涉到中国制造和全球市场接轨的重要。否则中国制造就失去了意义。
 
  大众通用并非是利用东欧解体并购了“捷克小钢炮”和亚洲金融危机把韩国大宇变个“金领结”戏法,就挥杆游历国内高尔夫场地和影视 明星狂欢了?那只是公关的常规技量? 所以,当欧美品牌新一轮降价报日系品牌“一箭之仇”时,也只是市场常规式较量。因为全球零部件进一步并购重组才是整车降价的根源。全球化是技术的本地化。 而本地化加速了轿车产业的整合, 更是大自主的新生而非消亡。
 
  反过来说,为什么这次降价的领头羊不是一汽、东风而是上汽?在外界看来笠、徐对换既是考核“矛”又是考核“盾”,可以肯定地说,是比上汽更大的“调价”集约组合迸发出笼?
2015-2016 © 浙江申林汽车部件有限公司          备案号:浙ICP备09110546号       技术支持 ; 环球商业网